首页 >策略游戏

你从没看过这样的西游八戒篇二

2019-11-09 16:29:22 | 来源: 策略游戏

我被押到灵霄宝殿,玉皇大帝端坐殿上,平天冠珠帘垂下,看不清天容。

仙班满列,都来瞧天蓬的笑话。

我不怕他们笑我,我只怕她也笑我。

你从没看过这样的西游八戒篇二

1

太白金星,那个胡子赶得上拂尘长的老头子,1脸的道貌岸然,我固然知道他这个时候出列是要说些甚么。

果然“大胆天蓬,惊扰先帝遗孀,你可知该当何罪?”

我昂首挺胸,目不斜视,“两情相悦,何罪之有?”

托塔天王一手托塔,一手执戟指向我,“仙子已亲口逐你,你这下流胚,怎敢污她清名?”

我张张嘴,想要辩解几句,然而想到她的决然背影,认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我哑了,自然便要有其他人说话,自然要比我说过的话更大声,自然要让我再不敢开口。

端坐玉帝身侧的西王母凤眸含煞:“大胆!”

我沉默,双手被缚,仍背直如铁。

天威如狱,我不曾低头。

我本是天河边涣散的人,浑沌度日,却也快乐。当年为见嫦娥一面,三军冠勇。得的是水师元帅位,奉的是三清符诏。我最怕麻烦,所以我从不逾矩。

可只要她一颦一笑,借我个破天的胆子又何难?

这份情意,如今,她肯不肯听?

宝殿威严,群仙肃立。

玉帝沉默,王母怒容。

有人敌视,有人痛斥。

这殿堂高阔,我并无亲朋。

我忽然想唱曲儿。

于是太白金星忽然闭嘴,李靖面色铁青,王母怒不可遏,群仙尽然呆滞。

我唱道:“我本是,天河边上,散漫的人……”

九天之上,三界中心。

灵霄殿里,有人唱戏。

2

我唱的起劲,越唱越大声,双手被缚,仍旧唱的快意洒脱。

全部凌霄殿,只有我天蓬的戏腔,没有王母怒斥,没有太白谗言,那个拿着小塔的可笑天王更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

“贬入轮回”,端坐在上的玉皇大帝终究开口。声音不大,振聋发聩。

原来这个世界比的终究不是谁的声音大,而是谁的位置高。

我仍旧自顾自的唱着戏,不去理会群仙应诺时的各自表情。

但我终究还是输了的。

六道之轮,转动无休,天地有常,众生皆苦。

六道井前,李靖按住我,笑问道“天蓬,想去那一道?”

我自然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,我看着他, 嗤道:“你把我丢去的地方,就是你应该去的地方。”我告诉他,他,他,我不会低头。

3

不低头的下场通常都不会太好。

我被丢进了畜生道,失了肉身,仅留一点精魂。人身猪首,肥头大耳,身形可笑,面目可憎。

但我浑不在意。

我不知道,你们有没有过一个深爱的人。

失去了她,就像是丢了自己。

“可是那又怎样?”我看着她的背影,在凡间眺望。人生还要继续,哦,已是猪生。

我对自己说“你看啊,一生就是这么容易过去,这么容易重新”

所以你们能懂,那时我为什么奋不顾身。

我从不在乎自己的容貌,现在看来,她在不在乎也没那末重要。

于是

我寻花问柳,游戏风尘。

我饮烈酒,纵骏马。

我嬉闹市,问美人。

但我仍觉孤独。

于是

我唱曲

大声唱到

“我本是,天河边上,涣散的人……”

“女娲补天缺后羿落日,俺天蓬怎比得前辈的圣人......”

“广寒宫前战天下,凌霄殿上唱一生,我眼前还少个知音的人......”

我常在无人的时候唱曲儿。

只是在每个明月当空的夜,我从不抬头。

未完待续~~~

伟哥的功效

印度神油有限时间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是处方药吗

印度神油30

猜你喜欢